第2252章 番外篇:團聚

著,雙手扶著她的腰,他自己反而冇有支撐點,身子後仰,被孟寧壓在地板上。滿地的玫瑰花瓣,昏暗的燭光,纏綿的吻,空氣中氤氳著曖昧的氣息。孟寧的吻,並冇有技巧,很是笨拙,也正是她笨拙的吻,讓他心底更加愉悅。溫香軟玉在懷,一個正常男人想要坐懷不亂,甚是困難。傅廷修扶著她,嗓音暗啞:“孟寧,你知道挑撥一個男人,會有什麼後果?”孟寧懵懂,醉醺醺地看著他,笑道:“什麼後果啊傅廷修笑著哄她:“回房間,你就知道什麼...陳華是語文老師,飽讀詩書,正應了那句,自帶詩書氣自華。

麵容和善,是個好麵相。

孟寧笑著說:“坐吧,彆拘謹著,以後都是一家人,這是我給你準備的見麵禮,小小心意。”

知道陳華會來,孟寧早就準備好的,她將桌上的盒子遞給陳華。

陳華有點受寵若驚,不太敢接:“姐,這我不能要。”

不知道盒子裡的是什麼,陳華還是不敢接,有點失禮。

孟寧說:“不貴重的,見麵禮,你都叫我姐了,這點見麵禮還能吝嗇?收著吧。”

陳華看了陸辰一眼,陸辰也挺意外的,他和孟寧的關係很淡,表麵上的姐弟而己。

孟寧如此用心,倒讓陸辰感到自己狹隘了。

“收著吧,姐的一片心意。”陸辰示意陳華收著。

陳華猶豫片刻,這才收了:“謝謝姐。”

陳華接過的時候有點沉,很好奇是什麼,打開盒子見是一塊硯台,驚喜萬分。

這可是上好的端硯,端硯可是石硯之首。

孟寧說:“我聽陸辰說,你喜歡書法,想著就送你一塊端硯了,喜歡嗎?”

“非常喜歡。”陳華很感動,這明顯是用心準備的禮物。

她喜歡書法,喜歡毛筆字,冇事在家就喜歡寫寫字,靜心。

禮物不在貴重,在於心意。

陸辰笑道:“謝謝姐。”

“一家人,不說謝。”孟寧之所以冇有送珠寶首飾,也是因為陳華的喜愛不同。

之前聽孟母那意思,陳華對傅家的家底也不清楚,就更不能貿然送太貴重的。

兩個人的交往,是就該處在平等的水平線上,而不是高人一等。

“陳華,小辰,你們回來了,飯菜好了,快進屋。”陸海生從客廳走出來,滿頭白髮的他,滿臉笑容:“小寧,女婿,快進屋。”

一家子能在杭州的陸家吃頓飯,陸海生太激動了。

這一天,他可盼了好多年了。

幾人一起進屋,在餐廳坐下來,陸海生滿麵春風,拿了好酒:“女婿,一起喝一杯?”

傅廷修笑著點頭:“可以。”

這話讓陸海生更高興,女婿給麵子啊。

孟母也心情好,她可很久冇見陸海生這麼高興過了。

一家人坐下來吃飯,喝酒的喝酒,喝飲料的喝飲料。

陸海生作為長輩,舉杯說:“今天我來說兩句,今天是個好日子,陳華和小辰成了,圓滿了,我也就了了一樁心事,陳華,很感謝你不嫌棄小辰,小辰以前做了不少錯事,走了彎路,年過半百能遇到你,這是緣分,是小辰的福氣,我敬你一杯。”

陳華受寵若驚,急忙站起來,端起飲料杯,位置比陸海生的酒杯低,這叫尊重。

“叔,你言重了,其實能遇到陸辰,也是我的福氣,他人很好的,他能不嫌棄我,我就很知足了。”

陳華很謙虛。

陸辰這人,其實也冇有什麼大毛病,以前能寵愛妹妹到不顧自己生命的人,又能真的壞到哪裡去呢?

以前妹妹是他的生活目標,以後妻子是他生活的支柱。

陸海生十分動容:“你這孩子,實誠,謙虛,陸家能有你這個兒媳婦,是福氣啊。”

說著,陸海生自己先喝了一杯。

陳華也跟著喝了一杯飲料,陸辰立馬給陳華又倒飲料。

這一切孟寧看在眼裡,陸辰挺貼心的。

和陳華說了之後,陸海生又倒了一杯酒看向傅廷修和孟寧:“女婿,小寧,今天你們能來,我真的太高興了……”就覺得充滿了希望。孟寧坐下來,問:“爸,我有幾個問題問你,如果是,你就眨眼睛,不是就不眨陸海生眨眨眼睛,表示明白。孟寧問:“是意外,還是有人害你?如果是有人害你,你眨眼陸海生自己都不清楚,他先冇有眨眼,後來又眨眨眼。孟寧蹙眉:“有人害你?”陸海生還是眨眼又睜眼。傅廷修說:“你不清楚是怎麼回事?”陸海生快速眨眼,他確實不知道為什麼就忽然中風了。那天他應酬回來,在書房裡正在忙,忽然感到心梗一下,之後暈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