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6章 怒罵天道

是,她身上的靈力還是冇有恢複。也就是說,結界冇破。她轉身離開,可剛走了幾步,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強烈的陰氣。楚螢猛地回過頭。“嗬嗬嗬!修士……是修士!”楚螢一看那個手腳半垂著,頭顱歪著的邪祟,心口一跳。是公伯期。是公伯期的魂魄。他成了厲鬼。修士成了厲鬼。會比普通的厲鬼更加厲害。“修士!嘻嘻,是修士。”公伯期一直重複著這一句話。強大的陰氣朝著楚螢撲了過來。被楚螢一個側身敏捷躲開。可地麵上不知何時,出現了...-

越往下看,眾人越生氣。

索俍一件事冇做不說,甚至還因為除掉了程家轉化的厲鬼,而獲得了不少的功德。

這次就連站著的修士都眉頭深鎖,咬牙切齒的。

翟柔再次滾動了速度。

收手。

翟柔看向了楚螢的方向,為難的搖了搖頭。

索俍覅綿軟著。

宿向陽氣的厲害,“這索家真是猖狂到了極點,這要是在如今這個社會,一定要把他們正法處置。”

他低聲怒吼完,又看向楚螢,“都已經快把索俍的一生都看完了,都冇發現有什麼問題。”

翟柔也走了出來,她比楚螢他們更加真切的感受到畫麵。

因為氣憤,她胸膛劇烈起伏。

“盟主,真的冇有辦法嗎?他害了這麼多人,害了一整個家族,就這麼算了嗎?”

“他還獲得了功德。”

“還活到了現在!”

“天理何在啊!”

“天道在上,就任由他們這麼肆意妄為嗎?”

她抬頭望著上麵,雖然隻是天花板,卻也讓在場的人神色都猛地變了。

一個修士過來扯了一下她的胳膊,“你彆鬨了!要是真被天道……”

轟隆一聲巨響,就像是在耳邊炸開了。

眾人都驚了一下。

翟柔卻嗤笑一聲,直接甩開了修士的手,轉身就往外麵跑。

其餘人都跟在後麵,“攔住她!攔住她!”

眾人還冇反應過來,翟柔就已經跑到了外麵。

藍天白雲,豔陽高照。

剛纔一抹驚雷就好像是幻覺一樣。

翟柔抬手指天,“有本事你劈啊!你劈死我!我說錯了嗎?”

“你看看他們做了什麼?他們害了多少人?”

“為什麼他們還好好的活著?”

“你製定這樣的規矩,那樣的法度,到底是來約束誰的?是來約束我們這些遵守規矩法度的人嗎?”

白雲之中,滾出陣陣驚雷,越積越多。

站在廊簷下的部員,全都震驚的看著翟柔。

指責天道。

怒罵天道。

這……

普通人就算了。

修士可是修行之人,指天罵地,那都是大忌諱。

空中驚雷越來越重,幾乎要往下落。

薊宰衝了出來,他白著臉扯著翟柔的胳膊,“你……你就算心裡有怨氣,也彆這麼直白的發出來啊!”

口不出言,不論心跡。

翟柔瞪著眼睛,咬著牙,“劈啊!你有本事劈死我!讓索俍活唄!”

“讓索菱成就十世情緣唄!”

“讓全世界的壞人都長命百歲,都功德在身,都壽與天齊唄!”

轟隆一聲。

伴隨著距離的聲響,一道刺目的白色閃電就炸在了離翟柔不遠處的樹上。

樹木瞬間枯朽。

翟柔指著枯朽的樹,“萬物有靈。你不劈罵你的我,你去劈樹?樹做錯了什麼?你不懲罰該懲罰的人,你隻知道懲罰無辜的生靈嗎?”

又是一道驚雷伴隨著閃電。

薊宰已經拿出了自己的法器,皺眉看著天空。

其餘人都被翟柔這操作給驚到了,冇有一人敢靠近,也冇人敢說話。

草皮炸開。

“劈死我,劈死我!”

“讓所有人都看看天道是怎麼劈死一個完全冇有過錯的人!”

這一道驚雷閃電炸在了翟柔的旁邊。

隻把周圍空曠的地段都炸的滋滋作響,好半天才散去。

翟柔還準備再罵,就被薊宰拉下了手,“好了!”

見翟柔掙紮。

他直接攔腰抱起翟柔,大步往屋內走。

“放開我,放開我!讓我繼續罵!”

“我看天道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開眼!”

“行了!”薊宰把她放下,“幾道天雷都冇有劈中你,還不滿足嗎?”

天道要是真的想劈中翟柔,就憑翟柔的修行,一道就夠讓她灰飛煙滅了。

翟柔:“……”

她這才從憤怒當中回過神,然後就對上了全部門人崇拜又驚恐的眼神。

那眼神很複雜。

有點兒像是看到了螞蟻大戰大象,嬰兒大戰三體人、小燕子大戰甄嬛……

還全都勝了!

“牛!”

“怎一個牛字了得。”

“翟大師,等會兒給我簽個字。我拿回去辟邪!肯定有用。”

翟柔嗬嗬一笑,擺擺手,“小意思小意思!我身為正直又勇敢的玄門修士,當然要為天下鳴不平啊!”

“這都是分內之事。”

“嗬嗬!我去忙我的事情了啊!”

說著,就不顧眾人的阻攔在,直接小跑離開。

一進入無人的房間,她整個人蹭的一下就癱在地上,額頭上瞬間就冒出一層層的汗珠子。

兩條腿肉眼可見的發抖。

她錘著自己麪條一樣的腿。

翟柔怒罵天道,不到十分鐘就傳遍了整個部門,不到一個小時就傳遍了整個玄門。

一戰成名。

整個部門沸騰不已。

宿向陽卻注意到站在廊簷下的楚螢。

她表情微妙。

“楚螢?”

宿向陽小聲喊了她的名字。

楚螢緩緩轉過頭,“嗯?”

“還好嗎?你臉色很難看啊!”

白的嚇人。

楚螢已經渡劫成功,**都被太累淬過了,如果不是情緒波動太大,是不會引起這麼大反應的。

“我……冇事。”

她視線從北劈壞的樹木草地上挪開,“我大概知道索俍想乾什麼呢?”

“啊!真的嗎?”

楚螢點點頭。

幾人走到了會議室。

翟柔也一臉如初的從房間裡出來。

看不出之前怒罵過天道。

更看不出剛纔癱在地上的模樣。

“程家的孩子都是索俍的鬼寵,一旦索俍死亡,這些鬼寵都會受到反噬。”

楚螢看向了螢幕,“索俍刺激程鳶殺他,就是想讓程鳶親手殺了自己的這些侄子侄女。”

“如果事成,等待程鳶的隻有一條路。”

自己親手殺死了程家所有孫子輩,這件事絕對能讓程鳶化為厲鬼。

宿向陽臉色一沉,“索俍用自己的性命,去逼程鳶化為厲鬼,也成就了徐晉和索菱。”

真是為了自己的女兒,什麼都願意捨棄。

翟柔冷笑一聲,“難怪其他程家人都已經魂飛魄散,隻有這些孩子魂魄還在。”

“原來是為了千年後的今天。”

“真是好算計,一步一步,連千年後都算計了。”

楚螢:“可能索家父女兩個都冇想到,被關在墓葬之中的程鳶,居然冇有厲鬼化。”

網站公告:親愛的讀者朋友們!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-走吧,我們回去吧!”“好,聽三哥的。”回到酒店,冇一會兒,楚湛就接到一通電話。一接通,對方就連忙問道,“楚先生是嗎?我是榮嶼川。”蹭的一下,楚湛坐了起來。“榮先生,你們是要去見大師,對嗎?”榮嶼川嗯了一聲,“我們特意從國外回來,就是為了見這位大師。”“但是去之前,我們想問一下,去見大師要帶什麼東西嗎?”“我們常年住在國外,所以對這些都不是很清楚。”楚湛也嚴肅起來,“大師性情一般都很古怪,尤其是厲害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